乌鸦

长期约稿,童叟无欺

【邱蔡】/鼎炉(中-下)【车】

*修真背景,门派=宗门,以原著命名的六大宗门武当为第一大宗(原著有写第一大门派) 

*全员修真设定,修士等级划分(简化私设):炼气、筑基、辟谷、金丹、灵虚、元婴、大成、渡劫

*邱居新:武当首席弟子(三岁被朴道生捡回来),金丹期【难得一见的旷世奇才】,纯粹水灵根

蔡居诚:武当内门嫡传弟子(私设生母为武当已过世长老之一),金丹期【对外隐瞒千年鼎炉之躯】,火雷双灵根

…………

  “福生无量天尊。”邱居新作了个揖,“圣女大人,在下是武当居字辈三弟子邱居新,并不是……蔡师兄。”

  “那你的金丹为何会有诚儿的气息?”女人脸上的神色恢复了平静,甚至有些许失望,与亲生孩子分别二十年,任谁也无法真正冷静,“诚儿他怎么了?”

  面前的人是昔日武当圣女,蔡居诚的生母,虽说肉身已经毁灭只能以灵体的形式存在,却也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丽与威严。

  “师兄他很好,金丹……”邱居新想要开口解释,却想起两人那天晚上云雨之景以及刚在水里的荒唐韵事,不由得红了耳朵尖,只能佯装咳嗽,说话都有些磕磕绊绊,“这……那日师兄为了救我……”

  圣女却也只是挑了挑眉,光是这个动作便是与蔡居诚像了八九分,邱居新更是舌头打结,好不容易才委婉地讲了个大概。

  看不出来这孩子一副冷淡模样,竟然是个纯情做派,答话还挺直白。圣女轻笑一声,越看越欢喜,“如此说来,你这孩子便是诚儿的道侣咯?”

  “不,不……我与师兄,并未行成婚仪式……”邱居新一张冰块儿脸都涨得通红,毕竟是见家长,若是说错半分话他都恨不得敲死他自己。

  “圣女大人,居新可以向无量天尊起誓,我对蔡师兄一片真心,若有半分假,我……”

  “停停停,这年龄段的孩子怎么动不动就发毒誓。”圣女打住了邱居新要出口的话,“这个梦境,是我估计从诚儿他们那里扭转过来的,是我的地方。”

  “嗯?”

  “刚刚的一切,”她缓缓开口,手心里的火焰纹路跳动了一下,“你们在里面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我大概知道个七八成。”

  “嗯?!”邱居新的脸刷地一下就通红了,虽然知道梦境是梦境主的地盘,但他一直认定这是师兄为了考验他才设定的梦境,并未想到这也能被人截胡。

  “诚儿的考验我是不知道你有没有通过,但是我的考验,”她笑了一声,摸摸邱居新的头,“我很中意诚儿能寻着你这孩子。”

  “如果他爹在的话,应该也会高兴的……”她垂目,眼中略带了一丝忧伤,“他也是这样,看起来不近人情,其实是个很好的人。”

  “真的,很好……”

  洞内荧光闪烁,只听见一星半点火苗噼里啪啦燃烧的声音,短暂的沉默过后,邱居新忍不住,“敢问,圣女大人的魂体,为何会……”

  “血界,原本是魔族的一个练兵场,”圣女缓缓开口,“我本是该受到惩罚魂肉离体处以九道雷劫灰飞烟灭的,但是诚儿他爹用最后一丝力气把我的魂体剥离出来安置到了这里。”

  “当初也是我逼他带我到魔界的,本就怀了诚儿,我不能没有他,孩子也不能没有父亲。当我知道他是抱着必死的心态上的时候,他说为了给我父亲跟各仙门道家一个交代……”她说着,双手死死攥紧裙边,声音有些颤抖,“我明白,久居的和平,必然要用残忍的牺牲来换取。”

  “可他仅仅是因为血统而遭受此灾,又有谁关心过他从未害过人啊……”她喃喃道,眼泪缓慢滴落下来,在空中就化成了泡沫。

  “诚儿心气高,或许把他送回去是个好的决定。”她抬头看着邱居新笑了笑,笑容里掺杂着苦楚,“不过诚儿能拜托给你,我们也就放心了。”

  大战之时,魔族的千军万马黑压压一片,修者们御剑飞行直闯魔窟。本是被逼无奈才回到魔界,却又被各种不分青红皂白的流言蜚语中伤,好歹也是一代天之骄子,竟是被这世道毁得如此不堪……当祖师爷的剑架在他脖子上的时候,他闭上眼,似是得到解脱一般,笑了。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然而纵使知道历史会被层层杜撰悔改,事情的真相被时间沙土掩盖得越来越深。总要有人义无反顾地上前去牺牲,来维持世界种族间可笑的平衡,他们被打倒后便再也不被人在意,人们只会歌功颂德他们虚无荒谬的所谓“道理”。

  “孩子,你该回去了。”

  邱居新被一道力往后推,便感觉整个身体如同鹅毛般轻浮,随着空气的流动思绪更加飘远,整个人恍若要沉睡……

…………

  “阿新!阿新!”

  他听见熟悉的声音在急切呼唤,睁开眼便是心心念念的师兄满脸焦急,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不由得心疼,抬手抚上他的脸颊。

  “师兄,我无碍。”

  “刚刚,方思明说你竟突然没了气息……”蔡居诚一个没忍住,眼泪差点又要下来,最后抬起袖子狠擦了两把,鼻尖都有点红,“你要吓死我啊……”

  “是居新不好,让师兄担心了。”邱居新坐起身子,抬手揽过蔡居诚,“不会让师兄一个人的。”

  “哼,”蔡居诚难得没有推开这人,反而回抱过去,将人揽得更紧了,“我听到我娘说的了,我都知道了……饭你若是敢跟混账爹爹一样丢下我……”

  “就罚你面对闻师叔做一个月的功课!”

  邱居新笑了一声,轻轻把头靠在蔡居诚肩膀上,“嗯。”

…………

  二人便是如此解开了误会,便给掌门寄了一封飞鹰传书说明了事情前后,包括当时的真相。萧疏寒收到飞鹰过目后,将拂尘挽了个花,点了点头。

  其他众位仙家长老中,虽有人对这二人跟万圣阁扯上关系表示反对,但大多数都是对此事无话可说,毕竟他们都是过来人,当年发生的事情不可能一概不知。

  便也就对外界称说居字辈二弟子与三弟子是下山云游去了。

  “邱居新,你本是最有天赋之人,下任掌门的候选人。”蔡居诚懒懒地躺在床上攥着邱居新几缕发丝把玩,刚经历过双/修还浑身汗湿,声线也几分慵懒,但体内灵力充沛不少,修为也大有精进。

  “啧,趟了我这趟浑水,这下那群爱嚼舌根的老头子肯定又要说你……”

  邱居新把蔡居诚抱在怀里,低头吻了吻他的发旋,又盯着那双好看的桃花眼,“说……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思之如狂?”

  “你……什么不正经话!”蔡居诚愤愤锤了他一下,“小心无量天尊把你舌头拔了!”

  “师兄教训的是。”邱居新抓住这人乱挥的手脚,翻身把他压在身下,“若是师兄再陪居新修炼阴阳之合,修为一精进,即便去闯荡江湖也任不得欺负了。”

  “小混账,你放开我!……唔,别动!”

    江南水乡的歇脚客栈,外头大白天光,暖意融融,房间内亦是春意盎然,龙凤和鸣。

  …………

  蔡居诚并不想如此早就回武当山,而邱居新表示只要师兄去哪他也去哪,再也不敢把人弄丢了。

  于是,二人便掂量了一下邱居新剩的盘缠,蔡居诚又厚脸皮地朝方思明再借了点,邱居新在驿站租了两匹快马,金陵,江南,中原,都会留下他们的足迹。

  “诶,邱居新你快看!那边好热闹啊!”蔡居诚牵着马绳,见到前边人山人海,便好奇起来也想去挤一挤,“看这仗势,应当是江南某位庄主女儿出嫁,我们也去讨个彩头!”

  邱居新无奈,蔡居诚之前一直待在山上,而后离家出走也是直接踹方思明家大门,导致现在仍旧如同小孩子一样,下山看到个什么都稀奇得不得了。

  没办法,宠还是得宠着。

  蔡居诚凭借一身轻功一下就溜到了前排的位置,邱居新身材高大,也只能紧紧跟在后头,师兄可千万别再丢了。

  “听说这刘庄主家财万贯,膝下就二女,名曰淑、静,生得美貌非凡,就同天上嫦娥仙子般!”

  “那搞这么大个阵仗,又是作甚?”

  “嚯,上门提亲的人家看不上眼呗,没办法,两个都熬到二十好几了,只能抛绣球招亲!”

  一旁两个人说着,蔡居诚不解,便抱拳一问,“敢问兄台,这姑娘抛绣球招亲,是怎么个招亲法?”

  “这位小兄弟怕是外地人,这便是新娘子把绣球往下一抛,谁接住了便嫁给谁。”那个持折扇的说得摇头晃脑,“来这的多半是倾慕者,但看小兄弟你生得俊俏非常,又年轻力壮,选个新郎官还是轻轻松松的。”

  蔡居诚听后吓一跳,刚要开口否决便被一只手揽了肩膀,一道清冷声音传来,“他不选亲。”

    转过头,是冷脸的邱居新,周身醋味都飘香十里了,“对吧,师兄?”

  “我……对,在下已经有了心定之人,不参与选亲。”

    说话间,两位小姐都已经梳妆好上了高台,美人亦是真绝色,举手投足间,底下人看得惊叹连连,甚至高呼着要绣球。

  蔡居诚抬头看着热闹,抱着手啧啧两声感叹,但偏头便见一旁的邱居新冷着一张俊脸,盯着他的眼神似乎带着委屈,忙改口,“看什么!我又没说她们比你好看!”

  说的也是真话,邱居新生得本就极好,眉目周正舒朗,加上常年修道气质淡漠,更是武当颜值招牌般的存在。

  蔡居诚跟邱居新不是一种风格的好看,一双似笑非笑桃花眼,体态轻盈灵动,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倒不如说是惊艳。

  二人本就长相出众,又由于蔡居诚要看热闹而占领了中央绝佳位置,两位小姐立马就注意到了这俩英俊少年郎,悄悄红了脸小声嘀咕。

  蔡居诚还在绞尽脑汁地哄旁边醋意大发的师弟,上头的妹妹便已经把绣球朝这边方向丢了过来。

  “咦?”习武之人反应敏捷,正当绣球快要砸入蔡居诚怀里头,他下意识想往旁边一躲,耳旁却被带起一阵风——而后是被踹得老远的绣球,以及邱居新一张眼里涌出愤怒的脸。

  完蛋,蔡居诚想。

  妹妹见绣球被踹飞,气得直跺脚。这时候姐姐捂嘴一笑,“旁边这个冷淡小郎君我倒喜欢得紧。”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手把球狠狠朝邱居新砸过去。

  蔡居诚急了正要提醒,哪知邱居新伸手格挡,绣球直直砸中刚刚那个持扇青年的头。

  这下,全都乱了套。

  楼上是两个练了半年投靶但全都没投中的气急女人,楼下是一群为了美色与富贵拼命抢绣球的男人,只有武当这两位置身事外。

  “师兄……回客栈,谈谈。”邱居新阴着脸,抱住蔡居诚腰的手不禁加大了力度,蔡居诚挣脱不开,内心直哀嚎今晚这腰估计会废掉。

…………

点这里看蔡蔡腰痛现场→http://note.youdao.com/noteshare?id=0f9cb845884bab92b9b366409756cabf

 

第十一个六⭐是老头头,46连抽你不来,单抽竟然出奇迹
还得感谢我锦鲤室友的欧气

好了,现在请邱居居同学来回答一下跟蔡师兄恋爱时候的致命问题

那一天,邱居新把超市所有牌子的t都买了,只因为师兄说不戴t就不准进去

嘤嘤嘤被pb了,假车部分走外链吧
【是小道童跟小兔叽一块儿长大,从吃月饼到吃兔的故事】https://m.weibo.cn/5188442058/4415984099967516

我感觉我现在减肥节食期不吃东西靠睡觉来弥补的的缺口……就像是祢豆子不能吃人肉只能靠睡觉来恢复体力一样……

我今天31抽给金桃娘满潜我到底是为的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