抠手画脚乌鸦

发的日常比文画都多

这俩名字真醉人。

画别人家的孩子

【汇总】0921沈清秋生贺24h活动

老师们都超级棒,辛苦了

蛋黄肉粽biubiubiu:

是本次沈老师生贺24h的活动汇总!!!



感谢所有参与的老师在生日这天送出的礼物,大家都辛苦了!


废话不多说,大家一起吃粮吧XD


最后祝大家中秋快乐,团团圆圆~



———————
🍰整点+半点:


  00:00   @☁️胡(小学生上学去了)   【文】
  


  00:30   @失眠胧     【画】


  
  01:00   @小螺号笛笛笛吹     【画】


  
  01:30   @淋五岁     【画】


  
  02:00   @桃花晏游    【画】


  
  02:30   @摧枯拉朽     【画】


  
  03:00   @行百里者半九十九点九(我恨CFPS)    

                                                                         【文】 
    
  03:30   @属芜菁    【文】
  


  04:00   @军祭酒    【画】


  
  04:30   @莲蓉月饼biubiubiu    【文】


  
  05:00   @殊酒    【画】


  
  05:30   @沈老师在地上砍的沟子    【文】


  
  06:00   @Mittol    【画】


  
  06:30   @壹木又寸    【画】


  
  07:00   @祖尔国最帅的Rab    【文】
 


  07:30    @菝蕑公子    【文】
  
  
  08:00    @洛城海澜华    【文】


  
  08:30    @_moruki_    【画】


  
  09:00    @Camus白煜    【画】


  
  09:30    @附子弎    【画】
  
  
  10:00    @叶泯锅锅。    【画】  


  
  10:30     @框锅儿    【画】


  
  11:00     @クロマメ    【画】


  
  11:30     @✨昼歌    【文】


  
  12:00     @墨辄水云烟    【文】 
  
  
  12:30     @边缘热带    【画】  


  
  13:00      @老鹅的长睫毛    【文】 


  
  13:30      @咔嚓一声    【画】


  
  14:00      @苜菽蔬    【画】


  
  14:30      @Milky Pomelo   【画】


  
  15:00     @无所谓了   【画】


  
  15:30     @失恋夏🙃    【画】


  
  16:00     @月落天白    【画】


  
  16:30     @辣味鸭脖    【画】
  
  
  17:00     @二期星期二    【画】


  17:30     @佑青不青      【文】


  
  18:00     @衡生浮尘    【画】


  
  18:30     @黄金皮卡    【画】


  
  19:00     @灯    【画】


  
  19:30     @w谓    【画】


  
  20:00     @-Sahi飒一-    【画】


  
  20:30     @柒优二    【画】


  
  21:00     @—九阙—    【文】


  
  21:30     @燕咸菜    【画】


  
  22:00     @莫渡   【画】


  
  22:30     @抠手画脚乌鸦    【画】


  
  23:00     @书檀先生    【画】


  
  23:30     @永徽四年     【画】


  
  24:00     @卡布奇诺    【文】



🎉彩蛋:


  
  09:21     @抠手画脚乌鸦     【画】


  
  05:20     @寝室租客    【画】


  
  13:14     @卜枝恶霸    【画】


  
  20:14     @衡生浮尘    【画】





⭐终极大彩蛋         ★点击!★

听lemon想到这样一个现pa。
邱哥心里留下的蔡蔡的印象。

那时候他们是年轻的,是美好的。
亮丽得如同被雨水冲刷过的树叶。
仿佛每个梦想都斑斓着。
时间也这样静悄悄地停在树影蝉鸣的夏夜。

在分开了十年后,二十年后,
他发现他还爱他。

中秋节快乐,祝新想是诚。

听说18级今晚拉练……

看了富江之后就怕得想把泪痣都给点掉

【邱蔡】/众乐(车)

*中秋小车5000+字数!16岁邱+20岁邱+24岁邱各跟蔡蔡来一发,一共三辆小独轮,全程狗血,没有剧情只为开车只为恶趣味。

*邱哥真会玩系列。

*蔡与24岁大邱已经结为道侣过着没羞没臊的生活为前提!

链接挂了请找我!微博头条文章贴图看小图可能有点糊,等加载好了再点大图就完全能看清了!

点我看邱蔡的中秋小游戏

由一张小道长的官图引发的遐想【瞎想】就是小小蔡遇上了大大邱!

老福特到底几个意思……??

【邱蔡】/暗涌03

*药名我乱编的,普通人可以通过定期服药变成向导或哨兵,但只能用植物媒介。总之私设过多可能引起不适!

*下一章邱哥身份揭露!

*这章下拉看嗯嗯激情舔蔡【buni】!

——————————————

  蔡居诚已经无比的燥热,他根本听不清邱居新在说什么。只是下意识地朝门口走去,嘴里还不停念叨着“热……”。香醇的向导素不自觉地散发得更加严重,甚至在这短短时间内已经扩散到了整栋教学楼!

  邱居新一想不妙,却又有顾虑不敢与蔡居诚过多接触。只能拉着他的手晃着叫他醒醒,他试探着放出几缕精神触手刺入蔡居诚的脑内,发现那人脑内只剩一片混沌,还有一股叫嚣的精神波动。

  “啊——”隔壁教室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吼叫,紧接着一个学生跑了出来。“好香……”那人眼睛绯红布满血丝,皮肤白得病态一般,内里的青筋都隐约可见。

  经向导素诱导后提前分化的哨兵?邱居新提高了警惕,虽然这些人顶多出现a级哨兵,但刚刚分化后都会经历一段狂躁期,宛如乱咬人的疯狗一般。而且如果蔡居诚的向导素继续扩散下去,只怕这个学校会有越来越多的哨兵被引过来,强行把结合热期间没有反抗能力的向导烙上标记甚至建立精神深度链接绑定。

  邱居新把蔡居诚护在身后,召出乌雕与那还没拥有精神体的哨兵周旋。起初乌雕还游刃有余,后来从他背后又跑出来两个,邱居新眼疾手快地搂住蔡居诚后退才堪堪避过那一排精神触手。

  “刚分化就会精神战斗的a级?”邱居新慌不迭一招手,送出一排暗红色的精神波,直接把人震得翻倒在地上。“这s级的向导素真是厉害……”

  广播里响起人员疏散的声音,已经有五个人被诱发分化了!

  哨兵们听到音响后好像很痛苦。这才刚刚分化,他们的精神是无比敏感脆弱的,没有向导的指引隔音他们甚至很可能被外界普通的虫鸣鸟叫给扰到耳膜破裂。

  邱居新的雕被狂躁的哨兵拔了几根羽毛。他喘了口气,尽量让自己不去想怀里蔡居诚那股浓郁的香气,控制乌雕绕着五个人建立了一个临时精神屏障。

  “虽然不是向导,也凑合一下吧。”邱居新放出金色的触手通入屏障内,连接起每个人的太阳穴,放出一股柔和的类向导素。

  “睡。”

  五个人应声倒下,沉沉睡了过去。

  “你怎么样?”邱居新做到这一步已经满头是汗,低下头去看蔡居诚的状况。那人脸颊绯红,眼睛迷茫着水雾,这个样子是铁定不能出门的。

  邱居新深吸一口气,“得罪了。”便将毫无意识的蔡居诚转个身,咬上了他脆弱的后颈软肉。

  “呜……”蔡居诚低唤了一声,手指紧紧抓住邱居新的衣袖。后颈传来一片酥麻感直通大脑,甚至在感受到被咬破皮大量注入哨兵素时腿都软了一半。

  仅仅是个临时精神链接,就已经把蔡居诚磨得筋疲力尽。邱居新舔了舔他的后颈,离开后还扯出一丝唾液。

  蔡居诚大口喘着气,眼前景物慢慢清晰起来,精神世界里他的精神体正跟另一只黑鸟玩得无比愉快,一阵暖洋洋的感觉涌遍全身,舒服得让他不禁发出一声闷哼便又倒头睡了过去。

  “匹配度很高。”邱居新的手指轻轻抚过蔡居诚微卷的眼睫,看着他安静熟睡的脸勾起了嘴角。

  ————————————

  “这个人是日本那边的间谍。”黄乐把电脑调出来的资料给蔡居诚发了一份,“具体的就这些,我也没辙了。蔡哥你就带着这个去百晓生的万事屋吧。”

  说罢他皱了皱鼻子,“今天身上什么味儿啊……古龙香水?”

  蔡居诚看资料的眼睛移开,睨了黄乐一眼,“被个傻逼建立精神链接了。”

  “哦……链接啊……”黄乐点点头,转过椅子开始逗他的鹦鹉,“什么!蔡哥你被标记了?!”

  蔡居诚一把掐住了鹦鹉的喙,黄乐见到他额头上暴起的青筋也就识相地闭了嘴。

  ——————————

  万事屋天机楼,坐落于金陵街最繁华的地带。原来由李红袖坐镇,现在她转行当了作家,还开起了作文培训班,萧疏寒养子萧居棠就在里面上辅导。天机楼自然也交由她的表弟百晓生管理。

  这里表面上是个大型赌场,私下里却也跟警署黑帮做着各种消息交易,鱼目混杂,黑白两道都混得开,甚至武当警署这种跟中央关系紧密的机构,办公也是这里的常客。天机楼的情报应有尽有,提供的消息也永远都精准无误。

  只是要价要随老板心情而定。有时你用一个铜板就能盗取机密,有时你出千金都无法撬开他们的嘴,而现在——

  “天晴了,雨停了,我看你张三特么的是又行了?”蔡居诚握着一手牌气得发抖,“我一个不黄赌毒,不嫖抽喝的根正苗红好公务员为啥非得跟你玩牌?!”

  “别急啊,这不你赢了我就免费给你答案么?”被称为张三的男人斜斜靠在真皮椅上,叼着根烟迷离着眼看牌,“来这么多次还不懂我规矩啊?”

  “我可去你的吧!”蔡居诚甩出一张红桃A。

  “顺子炸弹。”张三放下牌,“再带个黑桃2,我又赢了。”

  蔡居诚仅有的耐心都要被消磨尽,几欲抓狂。“你特么直接点要多少钱老子给你转!”

  “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

  “因为你打牌只会斗地主。”张三失笑,拍拍手。“来来来,给蔡长官上两盘烤鱼压压火气。”

  “百晓生先生,下一把我来可以吗?”一双修长玉骨般的手压在蔡居诚眼前桌面上,握住蔡居诚攥紧的手“不过我只会赌大小。”

  邱居新仍是一副冷静自持的模样,眼里透出的坚定与冷漠令张三看了都不觉背后一寒。“这位小哥生面孔,武当的新人啊?”

    “嗯。”邱居新二话不说便拉了一旁椅子坐下,“开不开?”

  “开开开!”张三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命人迅速空出桌子来,中间放着几个骰子跟暗黑色骰蛊。二人面对面坐在两张红软枕椅子上,一言不发。

  蔡居诚见邱居新这活赌神一般的仗势,有点惊讶凑近他悄悄说,“你能行吗?要不我用精神力……”

  “放心,交给我。”

  邱居新拍了拍他的肩膀,就示意张三开始。张三招了招手,一旁穿着华丽的甜儿开始握起骰蛊摇转,她手法多变,葱一般的指节把那黑色的小杯耍出了花,复而落到桌面上,纤纤玉指压紧了盖。

  “这位先生请下注。”

  邱居新半眯着眼,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

  “四六五,大。”

  揭开盖子——果不其然,点数竟也都与他说的一般无二。张三对着他笑了笑,“先生好耳力。”

  “哪里,只是利用哨兵的听力优势罢了。”邱居新起身,礼貌地鞠了一躬,“现在,我们要情报。”

  “那好吧。”张三两条腿叠起来搭在桌上,表情似笑非笑,“你们送来的资料我查过了,首先奉劝一句最好不要趟这趟浑水。他的老板你们惹不起。”

  “你先给我仔细点说清楚。”蔡居诚那点本就不多的耐心早就被之前打牌磨了个干净,额头上起了一个小十字,上前就揪住张三的衣领不放。

    “蔡哥别动粗,我说我说。”张三一个一个掰开蔡居诚的指头挣脱出来。真不愧是个练家子的s级向导,这力度……跟个哨兵似的。

  “他是日本那边来的,日本那边最近一些黑市兴风作浪走私抑制剂。而这人应该就是学校那边的应接点。”

  蔡居诚冷笑一声,“不就是走私点违禁品么?被警察逮捕顶多判个几年,犯得着自尽?”

  “日本人嘛,都流行这一套。”张三眨了个眼,“况且他背后的人你知道是谁吗?”

  “薛家。”

————————————

    蔡居诚躺在副驾驶上闭目养神,车内广播里的重金属放得聒噪,他便给自己建立一个隔离屏障整理着案件的来龙去脉。

  薛家是出了名的大公司,老总薛衣人更是风靡一时的商业精英。每个企业总有那么一本见不得光的账本,一个公司做的这么大,多多少少会沾上点道上的事。这一点警察们都是心知肚明,但每次想要勘察又找不到确凿证据。

  这个案件看起来像是薛家为了利润资金走私违禁品,派出的接线人在学校伪装成外教老师,又利用学生来办事,在运货过程中抑制剂外漏,那个女孩不小心吸入进入狂暴而屠杀哨兵。

  至于武维扬那个家伙,怕是被迷了心。为了提升能力都在用这种玩意儿……还不惜杀了自己的拜把子兄弟。

  这一切似乎是发生得合情合理,却又有那么一点联系不上,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前方突然的一阵颠簸,蔡居诚睁了眼,发现整个车子竟然是悬浮在半空中!邱居新拼命转动着方向盘,却无济于事。前方突然丢出一根带刺的藤蔓直直刺向邱居新,蔡居诚眼疾手快地卷起一旁杂志格挡。

   “什么人!”

    面前站定一名穿着白衣身材娇好的女子,正用意念操纵着他们的车悬浮半空。

   “林清辉……你还敢越狱?”

   蔡居诚的瞳孔呈现出荧荧的绿色,随手一挥放出精神体,白虎瞳孔紧缩,身上纹路发亮,一个闪扑就对准女子冲过去,却被她周身的精神大屏障给挡住了,只能在外围嘶吼。

   “蔡长官别紧张,人家只是要拿点东西走。”那女子笑了笑,又是数根藤蔓升上去捆住了昏过去的邱居新以及他无意识中乱飞的精神体。蔡居诚皱眉探测了一下邱居新的神识,却又被林清辉的藤蔓拍开了精神栓。看来这个屏障对哨兵也有抑制作用,而且层层加固,蔡居诚一时间也想不出办法打破——果真是有备而来。

   “别轻举妄动哦,不然这个小帅哥就死定了。”她轻笑一声,藤蔓慢慢划过邱居新的脸颊,“长得是好看,姐姐我都有点舍不得伤着这脸蛋儿。”随即眼里又闪过一丝狠戾,“去,杀了他。”

   邱居新的身体缓缓动了起来,他直接一拳击碎玻璃跳下了车,慢慢走近蔡居诚,又一个闪身冲到他面前举起拳头猛砸,连精神体都没有放出来,俨然是一副被控制的狂暴状态。

  “该死……”蔡居诚灵敏地几个跳跃,堪堪避过哨兵疯了般的攻击,最后被邱居新直直扑到了地上压住动弹不得,啐了一句,“摄魂夺魄这种伎俩也会中招……邱居新你个垃圾!”

  “嗯?”邱居新贴近他耳边,“别说话,躺好。”

   正当林清辉控制藤蔓要给他最后一击了结的时候,一只乌雕如利箭一般从她身后冲出,把她胸口皮肤上那朵花狠狠撕了去。

  “你……”林清辉瞪大了眼,又似是很痛苦地惨叫着,身体开始出现爆裂,瞬间化为了一团灰烬。

   “这是……什么……”蔡居诚起身,不敢置信地盯着消失的林清辉。

   “scd药剂后遗症。”

   邱居新走过来蹲下,握起这一摊灰面无表情。